獻給嬉皮一首歌

關於部落格
At last I am free!
  • 1682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You have other choices. – 天堂此時 Paradise Now

除了暴力之外,難道沒有其他的辦法可以訴諸嗎? 
這大概是所有人心中都有過的問題,當然,答案通常都是有,可是說也說不出個所以然。同樣地,我也不知道。

 

對於巴勒斯坦人的心情,越來越感同身受,受過多次的不平等待遇,壓抑久了,難免會有爆發的一天。第一及第二代巴人所受的苦,第三和第四代的巴人全看在眼裡,在加上自幼所灌輸的仇恨,他們決定開始反抗。

 

沒有武器、沒有錢、沒有國際的聲援,有的不過命一條,然後呢?我想接下來大家就不難猜出了。只是炸彈引爆後,反而更增強了以色列人的民族性,透過築牆、連坐罰等更可怕的手段還擊,結果吃虧的依然是巴人。

 

 

自殺炸彈的方式,也讓一些非營利組織不敢再援助他們,也給了那些不懂真相、亂賣才藝的評論家和媒體們,一個良好的機會。西方媒體一昧地抨擊伊斯蘭文化(應該要客觀的媒體,卻違背了職業道德,沒有做好功課便擅自下定論),以偏概全,越抹越黑,而仰賴西方媒體的國家,也隨著他們搧風點火,造就現在一般大眾一聽到“伊斯蘭”三字,馬上連接到的是“恐怖份子”、“保守”、“暴力”、“自殺炸彈”等所有負面的辭彙。

 


影片最後,導演沒有告訴我們薩伊德的決定及下落,但是,我想他應該是做了。

 

薩伊德選擇一個人完成任務,把好友送回家鄉,很偉大的友情。


但是鐵絲網後面,他的母親
他心愛的蘇哈,以及坐在車上的卡勒德,都在思念著他,祈求真主不要讓他完成任務。薩伊德原先有被蘇哈打動,對於任務產生質疑,但最終還是去執行了。他可以放棄,卻執意完成任務,為了父親、為了民族,他別無選擇;對於那股屹立不搖的堅持,說真的,我打從心底佩服。要是我早就放棄了。不過,那絕不是最佳方式。 


導演將兩位自殺炸彈客人性化,他們愛家人、有牽掛,行動前夕也會遲疑。不管宗教政治立場,他們都是活生生的人。


不過唯一的不同,那就是他們選擇用激烈的手段,向世人呈現他們的不滿、憤慨、以及想獨立的渴望。如果,今天台灣不小心被中國統一呢?或是又遭其他西方強國侵占呢?你的選擇會是什麼?坐以待斃、委曲求全或起而反抗?要反抗的話,要用什麼方式?會不會和巴人一樣呢?很難回答吧?

 
台灣人活在自由的國度下,而自由也是靠民主鬥士們,用鮮血、青春換來的,但是現在有太多人不懂得珍惜,他們不知道何謂自由,甚至蹧蹋、浪費了他們替我們爭取來的寶物,真的是很令人鼻酸。日子太好了,反而更不懂得珍惜嗎?沒有人想要理解,也沒有人想要尋找真相,就這麼一路被蒙蔽下來,直到老死。

 

最後還是要說,暴力永遠解決不了事情,換來的,不過是惡性循環的仇恨,以及更多的復仇。要使用和平理性的方式,也得讓雙方都處在公平的地位上,不然和平永遠都談不攏。我也很同情以人以前受過納粹歧視及屠殺的歷史(兒時看過安妮的日記,知道何謂心痛的感受),但是以前所受到的不平等待遇,竟然現在自己也在使用,不是該要有同理心嗎?而巴人是不是也該冷靜下來,仔細思考,這些暴力手段,究竟有無改變什麼?他們的處境有改善嗎? 

有些話不說出來,有些事實不還原,心結永遠不會解開的,因為記憶是無法遺忘的,這是我對於台灣的想法。

 

歷史是該還原真相,然後從中學到教訓(雖然人類很少從歷史學到教訓,一直重蹈覆轍),但是只要大家肯回頭看一下,平心靜氣的面對彼此,重修舊好,這才是真正的和平。

 

千萬不要變成無法挽回的局面。




PS:
台灣似乎沒什麼和平研究中心,很希望未來有大學可以朝這方面發展。


題外話,反恐戰場裡飾演阿喀茲上校的Ashraf Barhom,也有在此片露面,飾演巴勒斯坦組織裡的領導人Abu-Karem.


2008.3.9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