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獻給嬉皮一首歌
關於部落格
At last I am free!
  • 1684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4

    追蹤人氣

轉載:1025後的台灣將來,從立院門口燎原以戰

蔡教授立院靜坐絕食現場直播


作者:福爾摩絲

1990野百合

年輕的你我,可否想過如今享用某種程度的自由與尊嚴,是怎麼來的?可追溯到1980年代起台灣許多草根社團的努力開始,1987年的解嚴可視為里程碑,這股草根精神如火燎原,更點起1990的野百合學運,學生們在大布條上寫下「我們怎能再容忍七百個皇帝的壓榨」,在初春乍暖的三月間,有近六千人到中正廟前靜坐,襯著這朵台灣原生種象徵草根、堅忍、高潔等精神的野百合,使之高潔不孤的佇立在中正紀念堂,與專權對抗。最後,學生代表和當時的總統李登輝會談並達成協議(國是會議必須由各階層、各黨派的代表公平組成,必須討論中止動員戡亂時期、廢除臨時條款、國會全面改選、並訂定政經改革時間表)才解散為期六天的活動。

是的,你我今天享用如空氣淨水的理所當然,是前人這樣努力而來的。 然而,18年前,若非有十個學生發起絕食抗議,數千朵野百合的籲求不會這麼有效達成。
 

 
2008 1025六十萬人大遊行

2008年的10月25日,台灣六十萬人上台北街頭呼求政府「顧主權、反黑心」,以反黑心商品、反一中教育、反掏空主權、反一中市場、反無能政府五議題訴求「中國要賠償、總統要認錯、內閣要下台」。然而卻換得政府這樣對待:不稱自己總統卻享有總統待遇的馬先生(23%滿意度)跟劉內閣(19%滿意度)雙雙遠離台北城,只派一個王發言人當天說那些都「反黑心顧主權是政府積極在做的事情,新政府是用行動來反黑心顧主權,不是只用口號」並說「是否也請蔡英文考慮將台灣人民共同期待的「反暴力、反貪腐」,加入1025的遊行主題中」(新聞

既然王發言人這麼說,讓我們回顧一下,520以來發生的事件:

有關主權的部份:台灣極度中國化事件不勝枚舉:官方駐外單位改名中國台灣、國外許多正式文件裡指稱台灣為中國台灣或中國台北、台灣某些教育單位自稱中國,甚至台灣女警指稱自己的上級是中華人民共和國、台灣區鰻魚發展基金會在日本朝日新聞刊登廣告自稱為台灣區等等。

有關反黑心部份:從一個毒奶事件政府處理政策,可見政府為換取中國善意而從惡如流、欺瞞隱匿,並打壓台灣自己良心公司等荒腔走板諸多事實,政府軟弱無為,遲至遊行前夕,事情發生的四十五天,馬先生也才說個「很過份」而已。

光是這些事實,就可以質疑這個發言人說「馬政府積極在雇主權反黑心」根本睜眼說瞎話,是個黑心機器人。更別說政府立場把台灣國格跟人民健康的格局降到「反暴力反貪腐」這樣的層級去轉移焦點,這種叵測居心令人不齒。試問,少數人行為與動作可以跟全國跟全民比擬嗎?更何況所謂的暴力與貪腐還是統煤操作出來的語言與未確定的事實。讓我們這樣反問,張銘清早以自明「廈門大學新聞傳播學院」是為研究台灣為重點(上任感言),實為國務院台辦工作卻佯作學術交流來台,還發出威脅語「不搞台獨就沒戰爭」,這種從事滲透偽善工作又心中充滿暴力的人,只不過在被嗆的推擠中跌倒(未確定是被推倒),政府就以迅雷之速撤換台南市警局長,警政署長王卓鈞向內政部自請處分。國人只因要求張銘清為中國為毒奶道歉,衍生這起司法未定事件,總統府立刻表示「發生這種暴力事件,還要張銘清為毒奶事件道歉,是『不可思議』的事」。真正不可思議的是,台灣的政府,胳臂如此往外彎。

反觀7月愛(中)國同心會的蘇安生實質的以肢體暴力主動攻擊許世楷與陳水扁,卻在十月分蘇安生成為總統府前雙十典禮來賓。再看檢察官吳文忠表示「應該槍斃陳水扁」一下說開玩笑,一下否認,還有國防部長陳肇敏五月在立院答詢的失控表現等,上到國防部長、檢察官,下到暴民蘇安生具體這等無信無據又暴力狂妄的行為,卻是受到馬政府的放任。至於反貪腐一題,如果政府有反貪腐,怎麼會讓一千多億,其中一個公廁或社區公園美化工程動則上千萬充滿綁樁後謝買票的「擴大內需案」繼續橫行國會?如果馬先生廉正,怎麼會在830民意上街頭當天拿國務機要費去給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開席祝壽,又怎麼會拿國務機要費去買白冰冰的三十五張演唱門票,卻要各媒體發新聞表示他自掏腰包?如果馬先生有公信,他又何曾為他種種允諾跳票與不實,認過錯、到過歉?

馬政府避實擊虛,媒體裡應外合

1025大遊行,國際媒體光是日本就數十家媒體報導台灣遊行,其中多數報導六十萬人數上街(新聞1 新聞2 新聞3 新聞4)。世界三大新聞通訊社Reuters路透社說「五十萬人上街反中國跟總統」(新聞)。反觀台灣親中政媒結構是怎麼對付自己人:
東森新聞說十萬人,警察單位說二十萬。儘管承認數字的,尚有王金平說「台灣有二千三百萬人,六十萬人不算多」這種狂妄之語。至於遊行內容,陳水扁出現不過十分鐘也未發表隻字半語,卻被《聯合報》說「這場遊行是陳水扁的舞台,卻是民進黨的夢魘」(新聞),再經《中國評論》詮釋為「1025是扁的復辟大典,蔡英文慘敗」(新聞)。
同一天的新聞還有兩則,一則是王定宇議員因張銘清發表「台獨」談話而在廣播中呼籲民眾到指定地點抗議,事發不過幾天便被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(NCC)移送檢調單位,認定廣播內容是否涉及叫唆犯罪等刑責(新聞)。這種媒體跟政治掛勾的例子,再看日前馬政府在中央社與央廣等媒體剷除異己的小動作,最後由專業有疑的楊憲宏、蘭萱上任央廣高官,導致「名嘴治台」爭論。蘭萱是什麼樣的人?在台灣國人都還不知道,國會沒有任何合法程序前,蘭萱就先去上中國中央電視台跟主持人砍砍而談「京台鐵路」(新聞youtube),試問她這番表現就任央廣董事,會有台灣立場或公正媒體的態度?還是成為馬政府或中華人民共和國強佔台灣的鷹犬比較順理成章? 25日另一則新聞是國安局積極擬定的「國安局新制定的特種勤務條例草案」(新聞),以後要台灣人民要嗆政府發聲,恐怕要先被侵犯人權搜身,再被恐怖脅迫三小時。

與民意對幹,憑靠何來?

這些眼見的事實,讓發言人說「馬政府積極在雇主權反黑心」並要求他人「反暴力反貪腐」的合理適用性蕩然無存。至於黑心機器人的主人馬先生隔天對遊行的回應是這樣的:「政府施政做不好的會檢討改進」卻再次強調「目前政府的施政方向是正確的」。

馬政府與藍媒結構上上下下,詭辭欺世、厚顏寡恥還不痛不養。TVBS民調內閣滿意度只有19%(現在應該更低),蘋果日報民調有逾七成人要內閣改組的民意。眾多民調數據都足以顯示,馬政府上任以來人民對它的不信任日益升高創下紀錄。馬先生卻始終如一與民意對幹,背道而馳,這是為什麼?

因為他們掌握多數媒體資源與國會權力,因此即使來日超過百萬人走上街頭,他們一樣可以漠視。也因為目前的「公投法」及「選舉制度」都有重大缺失,以至於台灣民意,不管使用直接或間接民權方式,都無法透過民意代表正確傳達。眼前許多國家重大決定並非透過國會程序,直接私通對岸。除了毒奶事件與CEPA爭議幾例,25日該天另一則新聞,中國海協會副會長王在希表示「中國下一步應是在『九二共識』的基礎上,簽署兩岸和平協議」(新聞)。若九二共識可以被國共捏造,那麼和平協議也不過是「統一協定」的別稱。如此重大決議,不需要被台灣國會監督,更別說能讓人民主張了。

蟄伏的菅芒必需如火燎原、如雪覆地

不管藍煤怎麼酸、怎麼扭曲操作,1025遊行當天,男女老少扶老攜幼出來,其氣勢之勝、標語之繁,都是台灣旺盛不屈生命力的展現。對此27日專訪蔡英文表示「我們要大聲的講話,盡量大聲的講,但是我們要和平,我們要理性」(新聞)。從和平理性的大聲喊來看,遊行是成功的;但若從訴求的落實性來看,1025遊行是失敗的。因為對照台灣當前被中國人內外夾攻的困境,人民更需要的是如18年前野百合學生們發出達到落實訴求的程序,包括達到和總統會談、協定,定出改革進程等實際細節。可惜的是這些都沒在830跟1025兩次大遊行展現,當權者當然可以繼續踐踏民意、虛與委蛇。

在不願坐以待斃而主動願上街的六十萬身影當中,獨見一人毅然挺身登高一呼,便走出了人群到了立法院門口靜坐,那人是台灣教授協會會長蔡丁貴教授。


(圖nathan)

蔡教授以絕食抗議對待如此不公的現況,並以實際行動表達清楚訴求(玉山台)。蔡教授看似簡單的立法訴求,實際卻一針見血、牽動大局,足以顧全你我立足世界的尊嚴、自由與安全。然而,這樣一件事,卻讓一位年邁長者孑然面對,任風吹日曬夜宿街頭,以脆弱生命無聲對抗。


蔡教授以台灣另一草根花種自比,希望點亮蟄伏沉睡的年輕人,讓公義得以如火燎原,在2008年10月能看見「菅芒花精神」遍地開、再次照亮黑暗低谷。對應一位對台灣社會與教育貢獻甚多的長者,晚年還以一己肉身擲地欲作金石聲醒世,此舉讓我們這些年輕的學子、父母、師長都該汗顏並深度自省,我們該問問自己,面對國家主權飄搖、人權式微,政府還不斷掩耳盜鈴的時刻,我們在哪裡?我們怎麼想?我們又該怎麼做?

這樣義者屬於台灣,這樣的勇士需要你我用身體力行去的聲援,為了你、我、無數的下一代與將來。

蔡教授立院靜坐絕食現場直播

(圖billypan)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